高考前的朋友圈说说,回忆高考的说说句子?

转眼间,今年高中毕业正好二十年了。二十年可不是个小数目,人这一辈子能有几个二十年呢?可是很奇怪,这一大段时光感觉倏忽间就过去了,就像做了一场大梦,睁开眼已经是不惑之年。

想想那时我们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脸庞稚嫩,思想纯真,人生的花季啊。高中功课虽然沉重,但是个个志存高远,整个世界似乎都在等待着我们去改变,生活中只有笑,真乃少年不知愁滋味。

再看看现在,皱纹悄悄爬上额头,鬓边已生华发。为了生计,很多人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话,鬼话整天说,自己也变成了鬼。可是鬼们自己却感觉非常良好,只要稍加奉承,便飘飘欲仙起来,以为自己真成了大仙大神,陷在其中却不自知。也有一些人身在红尘,却能出淤泥而不染,始终不忘初心,属实难能可贵。不过在现实的磨砺下,当年的凌云壮志早已丢到爪哇国去,再也找不见了。

本人就是上文所述之一员,多年后,变成了当年自己最讨厌的样子,哎无奈无奈。现在年纪已是四张,人一到了岁数,就爱怀念过去,做梦都想回到学生时代,可是时光机并没有造出来,只能意淫意淫罢了。不过我确是回过学校二次,但是那死保安还挺负责任,打死也不让进,只好对那学校远远观之。听着那朗朗的读书声,有感而发,于是写了几句狗屁都不是的东西,略为舒怀,诸位见笑。

高考前的朋友圈说说,回忆高考的说说句子?

十五年后再回首,旧地重游,故园门前垂杨柳。学校西边,衰草枯杨处处荒丘,篮球场铁栅栏,经许流年依旧。学校东边,食堂厕所菜地不复有,平地起高楼,莘莘学子,朗朗书声上口。 遥想当年,五班诸位,嬉笑怒骂挥斥方遒。叹如今,业未就鬓已秋,万劫难渡人空瘦。孑然一身,孤影悄立残阳后。昔时同窗,何日能聚首,大醉一场,笑谈江湖若许愁…

回忆学校食宿

学校位置非常偏僻,位居县城的西南角,边上已经是草甸子,荒无人烟。学校往外去的路有两条,伸向东和北两个方向,路是土质路面,一下雨全是大水泡子,不小心踩到低洼处,鞋和脚上都是泥汤子。学校位置偏是偏了一些,好处是没有车马经过,非常安静。学校只有一所教学楼,楼有三层,看上去甚为破旧,不过跟小学和初中的平房比起来,要高大雄伟得多。进学校大门左手边是自行车棚,旁边有一个厕所,北侧是食堂,水房和学生宿舍。自此以后一个学期,吃喝拉撒睡这人生五大事就都在这方寸之间解决。

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人定的,学校要求高一学生必须在学校食宿。当时年纪小,没见过世面,胆小怕事,又刚到县城上高中,学校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哪里敢反抗。

学校的食宿条件用当时的眼光来看,也是非常差的。宿舍的窗户呲牙咧嘴,门和门框就像那感情不和的半路夫妻,处处不合牙,到了冬天呼呼往里钻风。上下铺,不大点个小地方,住了好几十号人。床的宽度我估计最多也就一米,晚上一骨碌就能把邻铺同学压着,好在每个床铺都紧挨着墙壁,否则睡觉不老实的同学非得掉地上不可。这样的房子夏天的时候还好,冬天的时候由于屋子只有一片暖气,嘎嘎冷,一进屋说话都冒白气。那被子又薄得不行,每个同学冻的都咝咝哈哈的。

食堂和宿舍是一趟房,只不过食堂在西边,宿舍在东边。每个月的月初,老师便会要求每个学生交伙食费,大概是百八十元的样子,这点钱放在现在当然不算什么,但是当时大家都很穷,对学生来说并不算特别小的数目。学校有这样的规定,老师对我们又很好,我们只好把人民币交上去,然后换回那一联浅蓝色的纸片子。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起这饭票的样子,我就感觉他特别像日本鬼子给老百姓的“通行证”或“良民证”。这纸片子一定要保管好,到了食堂跟钱是一样的功效,丢失或者让人撕碎,学校概不负责。

高考前的朋友圈说说,回忆高考的说说句子?

食堂不大,屋里摆着大概十张黑色釉面的八仙桌,没有凳子,所有学生用纸片子换完饭菜就站在那吃喝。炒菜的大师傅不过二三个人,都穿着白大褂,说是白的,实际上大褂的下半身已经漆黑如铁,据我保守判断至少有十年没洗过。大师傅们炒菜的工具非常特别,个个拿着大铁锹,头上冒着大汗,在那奇大无边的铁锅里挥舞。每次看到他们手里拿着的铁锹,我都感觉他们不是在炒菜,而是在和泥。菜非常难吃,最难吃的一味是地三鲜,水了吧喳,味同嚼蜡,这半生走南闯北,吃过无数次地三鲜,要论难吃,四中大师傅做的绝对是毫无争议的冠军。水房是在宿舍和食堂中间,

水房那真是“水”,水龙头冒水,水槽子淌水,地上也全是水,就差水漫金山了。由于水房地方小学生多,每天一大早起来大家就比拼速度,否则别想洗脸刷牙。有的端着小盆,有的拿着刷牙杯子一路小跑。地上,路上,身上全是水,就像刚下过一场大雨似的。开始那几天我也跟大家一起抢,但是后来观察了一下,大家的战斗力太强,自己绝非敌手,所以干脆放弃,大不了不洗脸不刷牙。晚上了倒好一些,时间相对充裕,水房的战斗比较舒缓。

学校有两个厕所,都是旱厕,一个在南边,篮球场东侧,再往南边几步就是铁栅栏,铁栅栏上有一个洞,那是许多同学回家的便捷通道。还有一个小厕所就是在我们宿舍食堂的小院子里。这个小厕所离我们的食堂和宿舍都很近,大概也就十步远的样子。当时大家都习以为常,没有丝毫的抗拒,不过似乎也并没有闻到多大的怪味。不过现在回想,在那硕大无朋的屎尿堆旁边,我们还能做到吃的好,睡的安稳,也算是一大本事。

第一学期

上小学时,老师就常对我们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小学上了六年,这句话老师婆婆叨叨地说了六年。等到初中毕业中考时,物理化学也是主科,所有同学自然重视。初中时文科科目都是选修,同学们上课时不过是应景,桌子上边摆的是文科书,下边却是物理数学,老师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耳濡目染下,上了高中大多数同学都会选择理科,认为文科的政史地乃无用之物。我也如此,上的是理科二班,教室在二楼,西边数第二间便是。

语数外这三大主力没办法,肯定是要搞,逃也逃不掉。语文自然来者不拒,数学咱没那细胞,目标就是及格线,废掉十牛三虎之力我估计有点希望。至于英语那是我最大的克星,对那叽里呱啦的英语兴趣是零,让全中国的小孩儿在国语都说不清楚的情况下,去拼命学这洋鬼子话想想就觉得可笑。后来上了大学必须过四级,否则不给学位证,方发狠终于把他征服。

理科的其他科目,本人比较爱学物理,韩老师讲课循循善诱,颇有教师风度,师生关系颇为融洽,成绩相对都比较好。

在我的学海生涯中,科目无数,最不喜的就是化学。加上初中也算学习了好几年化学,可是脑袋里啥也没有,只记得“摩尔”,二字,而这两个字是压垮我理科生涯的最后一根稻草。化学老师尊姓大名早已忘记,不过他的样貌现在还很清晰:中等身材,略为发福,短发方脸,一对小眼睛闪闪发光。没上他的课之前,据师生传闻,该老师化学教学水平极高,在全省似乎都有不小名气,在不少同学心中,有点大神的意思,似乎能点石成金。由此我也非常期待,急切一睹风采。

不过上了他几节课之后便大失所望。按照优秀老师的画像,我仔细地分析,到底是我的偏见呢,还是确乎如此。分析来分析去,我最终得出这样的结论:该老师自身的知识水平是极高的,也并不是他教而不得其法,而是他主观上根本就是糊弄,用尸位素餐形容我看是很恰当的。这位老师的教育理念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反正课我是白呼完了,你不会你怪我啊?

高考前的朋友圈说说,回忆高考的说说句子?

上这位尊师的大课,对我来说,犹如鸭子听雷。经常的情形是你还在那挺脖子听呢,授课已经戛然而止。看老师时,已经悠哉地坐下喝起了茶水,亦或是背着手踱起了方步。要是论讲课速度,这位大人在所有高中教师中我看是妥妥的第一名。

我的学习天赋极为平庸,如我一般者班级内也有几人,看那老师坐下时,我们几位往往情不自禁对视一眼,眼睛里都冒出几个大字:他讲的是啥?

如果哪位同学鼓起勇气去请教,这位老师就会用手指头啪啪地敲着同学的书本,嘴里嘟嘟囔囔的吐出不超过十个字,还没等你听清,老师已背着手走远。留下一脸错愕的同学,心中本来已经混沌,听了老师的点拨后,更加云里雾里,脑袋里像开了一个杂货铺,乱七八糟,杂乱无序,不成章法。

由于授课时间极短,该老师茶水喝够,散步走累的时候,也会跟我们聊点家常:“同学们啊,你们都是大人了,要学会机灵点,如果有那些题实在不懂,可以买条鱼拎着,(此时老师右手做出提的动作)上我家去,保准教会你”。这样类似的话几乎每堂课都会说上一遍,不过这次说的是鱼,下次可能是排骨或者水果罢了。不过还好,老师并没有要我们提着一袋子人民币去,想想老师也并非十分贪婪之人。

对化学老师印象深刻,还有一个原因。他和我工作中的一位领导形神俱似,简直是双胞胎一般。这位领导后来因为职务侵占罪进了局子,而我的这位老师行事风格和他如出一辙,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老师绝无进局子之风险。我祝愿老师天天大鱼大肉,饭后多吃水果助消化,长命百岁。

话接上回,再说到化学这门科目,我不是不用功,实在是天资有限,加上我又不能按照老师的好心提醒,去买鱼肉水果孝敬,成绩自然难以提高。而化学又是主科,这样下去,高考非打零蛋不可。每念及此,睡不安寝,食不甘味,绕室熬煎。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班主任通知我们可以转文科班,听闻后大喜过望。这对我来说,不啻为救命稻草,岂能不牢牢抓住,所以也没跟家长商量,第一时间就去老师那报了名,不出几日,就告别了试管,烧杯,和“摩尔”,跟那化学彻底拜拜了。

班那些事儿

上了这么多年学,经历过无数班级,高中五班印象最为深刻。那时同学们风华正茂,正处在从少年向青年的成长过程中,三观已经逐步形成。面对高考,也是每个学子最重要的人生大考,大家互帮互助,一起攻坚克难。

同学们整整三年同在一间教室,在紧张的功课之余嬉笑怒骂,每个人的秉性都异常熟悉,因此师生间的沟通毫无滞涩,班级团结和睦。

古人科举,讲究头悬梁锥刺股,凿壁偷光。回想我们的高中时代,学习之路也是异常艰难。也不知道是哪位领导定下的规矩,简直违背人性,整个把同学们当牲口祸祸的节奏。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鸡早。上课时间从早上六点到晚上九点四十,接近十六个小时在学校。冬天的时候最难捱,五点多一点就要起来,那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俗话叫:鬼呲牙,你想想,鬼都冻的呲牙了,人会什么样可想而知。睡眠时间严重不足,整天一个个的哈欠连天,困的丢当儿的。上完早自习七点半下课,太阳刚刚升起来,同学们才去校门口去买那两块钱的盒饭,当早餐吃。不过那盒饭虽然便宜,却是这么多年中吃过的最好吃的盒饭。

理科班男生居多,班风比较严肃。到了五班一看。呦嗬,一水的女生,一下课了跟那麻雀似的叽叽喳喳。班主任也是女的,郭老师个子高高的,大概五十左右岁的年纪。

咱是后来到五班的,属于半道上捡来的孩子,自然不能奢望一开始就得到优待。刚到班级郭老师把我安排在最后一排,本来我就个子小,前边一帮大个子的脑袋给我遮的严严实实,好在文科班教师声音洪亮,有问必答,同学们也丝毫没有排外的意思,所以融入班级学习生活并不艰难。

1.爱管纪律的团支书

文科班吗都有点阴盛阳衰的意思,班级里的团支书是个女生,名叫张玉春,脸很白梳个短发,脑袋方方的,戴个大眼镜,如果在嘴边画上几缕胡子,活生生一个机器猫。

高中学业极其枯燥,起早贪黑。那时年纪并不大,其实都算是大孩子。每到下午自习课的时候,由于老师不在,教室每次都乱哄哄的,有的在大声聊天,有的困了趴课桌上呼呼睡觉,还有几个男生经常耍贫嘴。玉春同学高一时候学习非常认真,又是团支书,听到大家吵闹不已,整个教室就像菜市场似的,受不了啪的一声拍桌而起,嘶声力竭的喊道:“都别吵吵了,我学不下去啦,谁在吵吵,我立马告诉老师去。教室立刻安静下来。可不过五分钟,又变成菜市场。玉春见状,彻底没招,干脆趴桌子上睡觉去了。

不过到了高二高三的时候,玉春同学的风格大变,从来不制止大家,因为她已经变成了菜市场中最能讲价的大妈,声音之响亮震动整个四中,我猜她是后来想通了,既然不听我的,干脆以毒攻毒。

2.文科班里的体育高手

高中了马上面临高考,从小时上学到高中毕业,一共十多年的时间,眼看就要见分晓,因此学业压力非常沉重。高考的成败对每位同学来说,是终极考验,一锤定音。尤其是我们这些农村的孩子,如果高考失利只有两条路,要么回家种地,要么出去打工,最多也就学点木匠,瓦匠之类的手艺,做买卖咱不会,也没钱。所以大家在学习上都是不遗余力的,起早贪黑孜孜不倦。但是大家还是大孩子啊,青春的躁动就像4月里黑土地下的嫩芽,迟早要破土而发。每到体育课,或是下午吃完晚饭的当口,大家往往抓紧时间大玩特玩。

我们班级的体育健将是楚振铭和王磊,俗称大美人二美人。两人的爱好都是踢足球,在我看来,两人的足球技能是业余十八线球员水平。如果学校组织个校队,两人妥妥的饮水机角色。但是由于文科班男生的体育能力差到无与伦比,没办法只好矬子里边拔大个儿,所以每逢班级对战,两人就成了我们当仁不让的主力队员了。不管何时何地,两大美人的足球热情都澎湃似火,对这一点本人万分钦佩。不管何时,只要有球踢,只要别的同学一声呼哨甚至一个眼神暗示,两人肯定在座位中一弹而起,速度如离弦之箭般向那球场飞驰而去。

记得有一次,下午下课刚吃完饭,五班和四班有一场足球赛,虽然我们毫无胜算,但是事关班级荣誉,在班长的鼓励下,同学们还是悍然应战,大家的战斗热情极其高涨!本人乃小小书生一枚,脚无缚鸡之力,踢足球是万万不可能,根本没机会上场去丢人现眼,不过呐喊助威还是比较在行,所以在那一边观战,一边为同学鼓励加油。

比赛是在教学楼东边的小操场上进行。那天天气晴好,太阳正挂在教学楼的一角还未落去,金色余晖洒满球场,操场旁的小菜地长满了白菜和大葱,绿意盎然。

四班男生多高手多,我们班每次踢都是处在下风,能打成平手那是很难很难的,不过那一次我们出乎意料的赢了!四班没有人加油,也没有替补,而我们班是全员出战,所有女生也到场。只见操场上短袖与短裤一色,花裙子共小白鞋齐飞,喊叫声嘶力竭,加油一浪高过一浪,四班的足球高手哪里见过这庞大的阵势,一下子给干蒙圈了,稀里糊涂的输掉了比赛。那场比赛大美人立了大功,打进了全场唯一一粒进球。别看大美人虎背熊腰,体重惊人,但是在球场上却很灵活。大美人传带射技术其实并不如何高超,但是奔跑能力强,在球场上经常带着巨大的体重一跃而起,挺胸式接球,身体弯成一条弧线,那姿态像极了空中飞猪,这绝不是对楚兄不敬,此绰号是NBA超级巨星巴克利的独有称谓,以形容他体重虽大,但是跳跃能力却极强的打球方式。

高考前的朋友圈说说,回忆高考的说说句子?

班级中除了振铭和王磊外,并无其他足球高手,基本都是二五子,上场纯属赶鸭子上架,班长王东当然当仁不让。王东整天小分头,西裤皮鞋的,平时一副斯文模样。到了球场上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从来不讲究阵型,就知道一路横冲直撞,别看脚下功夫一塌糊涂,那股气势对手看了不用踢,吓也给你吓个半死,这也是班长在球场上的最大功用。

说起班长,虽然功课上一无是处,但是非常负责任,对班级荣誉极其看重。记得高一运动会,跑百米,我们班实力上尾灯都看不见人家的水平,预赛呢就被人家全刷下来了。王东急眼了,脱衣服亲自上阵,最后冲刺的时候其他人都是上身稍微前倾冲线,王东一看差的太多,冲刺的时候脑袋身体平行,和大腿成九十度踉踉跄跄的抢线,看出来是真拼了。但是最后也没抢到前三,刚过线还来了一个大跟头,小脸造的泥土交加,魂儿画的。

想起这些事,那些画面,恍如昨日。只是我们都已经不在青春年少,我估计大家毕业后再也没有时间踢球了。

英语王子

上了这么多年学,有几门功课是我的死对头,化学是其中之一,数学对我来说也很难。但是这两门并不是自己真的奈何他们不得,只是学而不得其法而已。大学时为了顺利毕业,线性代数和微积分结业考试都是优秀的成绩。但是有一科目让我对他只有顶礼膜拜的份儿,那就是概率,概率是高中排列组合的升级版,这门功课我对他重视万分,使出了吃奶劲,最终他还是像高山一样矗立在我面前,最终只能跪地向他投降。

而在高中时候,英语是我的死敌,命中注定跟他无缘,初中高中成绩一概惨不忍睹。所以我对那些能学好英语的同学都非常艳羡。刘振兴便是其中之一。振兴的英语成绩并没有到达登峰造极的境界,不过也是一流高手。振兴最为难能可贵的一点是对英语的极大热情,多年从未有任何改变。高中时爱学英语,大学的专业是英语,毕业了做了老师还是教英语。

据我多年观察,振兴的学习天赋并没有达到天下无敌的地步,但是能学好英语振兴自有秘籍,我看大概有两点:一是兴趣使然,二为振兴是我班的大学究,形神俱备。

从外形看,振兴穿衣打扮一丝不苟,不夸张不华丽,总是中规中矩,符合学生风范。振兴的标配是夹克里面配一件衬衫,衬衫是黑白色的格子样式。每一件衬衫领子都竖起高高,最上边的扣子一定是系的紧紧的,看那样子,好像要把人勒死似的。振兴的头型更有特点,不长不短的三七小分头,每一根都紧紧的贴在脑瓜上,极其服帖,即使那大风吹过,头型却能保持丝毫不乱,那时并没有啫喱水,不知他的头型秘密何在。

振兴走路也与众不同,一对大长腿走路又快又稳,即使火烧上房,依然一样的节奏,犹如输入了固定程序的机器人一般。不过在这里我要向振兴抱歉,高二高三二年都在一起住,每次都是临铺,我晚上睡觉不老实,经常拳打脚踢,振兴可是挨了我不少揍。

振兴做人也是一样,从来不说过激的话,不做过激的事,风格极符中庸之道。更无任何不良嗜好,比如抽烟喝酒打架斗殴等事都一概见不到振兴的身影。振兴是我班级众同学中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楷模,典范。认准了一件事,往往究根穷底,不达到目的不罢休,我想这也是他能学好英语的最大原因。

振兴做人踏实,为人为学实在,性格沉稳,虽然工作多年,依然故我,这一点最为珍贵。上几年去过葫芦岛几次,振兴请我吃了几次海鲜,海鲜很好吃,振兴的外貌性格和高中时几乎没有一丝变化,小伙儿一般,羡慕羡慕。

学校里的“大哥”

我刚转到五班那会,是高一上学期快期末的时候,眼看还有一个月就要期末考试。刚转到人家班级,咱可不想打狼呀,那也太磕碜了。所以我每天早早到校,每晚最晚回宿舍,那段时间也是我高中阶段学习最勤奋的时光。那已经是冬天的季节,每天早晨五点就起来,看天上的星星还密密麻麻的,一出宿舍浑身就被寒风打透。

我已经起的够早了,但是每次刚要起床的时候,看见杜建国已经靠在宿舍的暖气上,手里拿着不是地理就是历史,嘴里小声嘟囔着开始背书了。那时建国学习非常勤奋,各门功课成绩都比较好,最重要的是没有拉后腿的。同时,建国的学习天赋也极好,聪明绝顶。记得有一次,建国身体略有微恙,去外地治疗了约莫得有大半个月的时间,回来后考试,数学成绩依然名列前茅。上课的时候,数学老师摸着建国的脑袋,大大的表扬了一番,我记得那是数学老师唯一一次表扬我们班的同学。

如果建国在高中一直能坚持当初的学习劲头,我相信考上211或者985肯定不会有任何问题。只是可惜建国的学习热情并没有坚持多久。到了高二时,建国对上课之事已经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至此到毕业,建国在四中的节奏完全变成以玩为主,上课为辅的豁达境界。

不过由于建国本人各方面的天赋都极高,就是玩也能做到无人能敌。到了高三的时候,无论是成绩好的同学,还是那些“混子”,建国各方面都吃的转,兜的开,无论哪路人马都心甘情愿地给建国面子。特别是那些功课上不学无术,社会上有大哥罩着的同学,也唯建国马首是瞻。在人际关系上,建国达到了左右逢源,黑白通吃,无所不如意的境界。

建国深谙为人处世之道,跟人交往上,说话做事处处留余地,给情面。近代黑道大佬杜月笙说过,人生来要处理好三碗面,即“体面,情面,场面”。建国在这三面上可以说面面俱到,做起事来颇有大家风范,令人敬佩。

毛主席评价朱老总时说:度量大如海,意志坚如钢。咱们小小人物跟人家当然没得比,不过用度量大如海来形容建国并不过分。当时我和建国住在一起。有一次,建国丢了二百块钱。二百块钱现在看当然不算什么,但是在当时并不算是一个小数目,可以够一个多月的伙食费,要是换做一般人,起码要问问大家有没有看到,或者问问房东帮助找找,但是建国当时像没事人一样,跟谁也没说,我们大家谁也都不知道。直到过去了很久,把那二百块找到了,房东跟我们说起才知道,原来是房东家亲戚小孩儿看到拿走。建国非常大方,虽然不至于到挥金如土的地步,但是和人交往确确实实不是太在乎钱。比如和同学吃饭,喝酒从来都是他掏腰包,没来没见过他让同学拿过钱。

人在这个世界上过活:有人存钱做守财奴,有人交友四海存交情。钱有花完的时候,但是交情花不完。俗话说:财聚人散财散人聚,建国慷慨大方如豪侠,好友众多也就不足为奇了。

杜月笙说过:头等人没脾气,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气;末等人,没本事,脾气大。”建国无论学习还是办事,能量大的很,又能把事情办好,不仅不得罪人,还能通过办事交下一堆朋友。但是无论何时建国从来都是平易近人,不发火,按照杜月笙的说法,毫无疑问是头等人。

当年上海滩上的三大亨,黄金荣爱财众人呼之为黄老板,张啸林为张大帅,同样黑道大佬的杜月笙上海人皆尊称为:杜先生。关于杜月笙咱们无从了解,不过读其书品其人,据我看来,建国和上海滩的杜先生为人办事有异曲同工之妙,建国也堪称我们众同学中的“杜先生”,这点建国是绝对当得起的。现在全国升平,如我们身处乱世,有那机遇,建国的成就当不在当年上海滩三大亨之下。

那些好玩的事

1.“挖石油”

要说起高中最搞笑的事儿,那非“挖石油”莫属,多年来每每想起还忍不住大笑。这件事我猜大多数同学都不知晓,或者只知其一,未窥全貌。事过多年,我认为不能自私的只顾着自己品味,还是拿出来和大家共享,以博大家一笑。我也相信,当年该事件的两大主角也一定不会因为我在这里,公布了两人的“隐私”而不快。时过境迁,高中那些人那些事,当时看来,有些事也许是不好的,但是现在都会变成好的,因为那人那事就是我们的青春,还有什么比青春更好,更珍贵呢?

记得那是高二下学期,下午班级要劳动,是到教学楼后面去挖排水沟。当时学校的教学楼很破,一楼有水房,学生要洗手,值日生要擦地都要到水房去。楼里是没有下水道的,水房里的水都要通过一楼的一个水管子排到外面去。楼后面有一个排水沟,通向学校后面的那个臭气熏天的大壕沟。我们的任务就是挖排水沟。

那天天气晴好,艳阳高照,操场上有同学在踢球,也有的在打扫卫生扫树叶。班级里很多同学带了工具,通过教学楼东侧的拱形门便是劳动的地方。同学们难得有自由活动的时间,都很高兴,个个都嘻嘻哈哈的去挖沟。

劳动要分组,我和蒋凤彪一组,凤彪是县里的,虽然是后来到我们班的,但是由于人性格很随和,爱开玩笑,所以和同学们相处的非常融洽。凤彪同学带了一把铁锹,那地上长着草,又湿又滑,挖出一条小沟那水都变成黑色的,味道特别难闻,就像臭脚丫子似的。

我看那水好黑啊,就跟凤彪说:“哎,快看,你瞅瞅,那水像不像石油?这要是石油的话咱俩是不是妥了,拜泉四中非扒了不可,这块以后都得是磕头机”。凤彪听我说这话,笑话我说:“你就扯犊子,怎么可能是石油,我看你像石油”。一边说一边蹲下去闻了闻,之后肯定的说不是石油。

高考前的朋友圈说说,回忆高考的说说句子?

我急忙做出“嘘”的手势,小声跟他说:“别瞎吵吵,不能让别人知道,其他同学知道了这万一要是石油的话,咱俩就不算发现者了,要是算咱俩发现的话国家可能给一大笔钱,没准还安排咱俩当厂长啥的呢,还念个屁书了,根本不用,光玩就行啦”。“你这一天,就扯淡,做梦吧呢你,这根本就是臭水,啥石油”凤彪嘻嘻笑着说,说完又低下头凑近我耳边说:”不过那天我跟赵琳琳聊天,他跟我说,他姥爷曾经就是挖石油的,整天挖石油”。“那咋挖啊,像咱们似的用铁锹挖?”我问道。凤彪用极其严肃的表情说:“那可不,赵琳琳说他姥爷就用铁锹挖,一铁锹一个坑,挖完坑就呼呼冒石油”。听完我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哈哈大笑,心里想着,这老爷子也太厉害了,用铁锹挖石油,哈哈,要是真的话,这挖石油的本事简直神乎其技。

现在想想,估计是蒋凤彪同学的杜撰,用铁锹挖石油的事根本不可能,琳琳估计也不可能跟他说起过用铁锹挖石油的事,蒋凤彪纯属是为了开个玩笑,我敢断定凤彪对老爷子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恶意更是一丝一毫也不会有。不过蒋凤彪同学这个笑话确实太搞笑,当时他那认真的表情,配上这台词简直绝了,其喜剧效果绝对在赵本山诸小品之上,佩服佩服!

2.奇葩的作弊术

从小到大,我们经历过无数次的考试。同学们为了取得好成绩,有的抄小纸条,有的小声嘀咕打暗语,有的左顾右盼。有了手机后,电子作弊手段更是让监考者防不胜防,总之为了应付考试,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如果说哪一位同学从来没有做过弊,我是绝对不相信的。面对那漫山遍野的大小考试,以及取得佳绩的极大诱惑,我辈皆是凡人,岂能无动于衷?

在无数次的抄袭中,很多同学练就了一套作弊的绝顶武功,平时成绩一塌糊涂一问三不知,每每考试成绩却能名列前茅。

不过也有个别同学抄袭天赋实在有限,多年磨练下毫无进步,作弊不仅不成功,还被监考抓个现行,实在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事过多年,我将此事当作笑谈披露,希望当事人不要见怪。我们每个人年少轻狂时,谁没做过几次无妄之事?

高考是我们求学之路上的最大最重要的一次考试了,在这样的重要时刻,大家当然会使出浑身解数,只要不被抓住取消成绩,都想方设法去抄袭,但是由于风险极高,万一被抓住后果太严重,所以大家的手段虽然高超,但是还是以谨慎为主,安全为上。不过我们班的大海却跟别人不同,高考时的作弊方式别出一格,简单直接,方式堪称大胆。

大海为人和善,脾气极好。想想当时大海的样子,发型极有特点,就跟鸡窝似的。说是寸头吧又不像,因为根根不直,说是分头吧,又没有缝,总之是自成一派。当时高考是3+1,1就是综合,文科班考政史地,这一门总分300分,内容多分值高,所以成为大家的重点作弊对象。大海求高分心切,作弊时抛弃战术,众目睽睽之下把那几本大大的厚厚的教科书居然带进了考场,也算一大本事。进考场后把教科书都塞在了屁股下面当作毛垫儿,可是屁股哪里有那么大,那教科书一圈一圈的都露在外边,监考老师一看不抓都不好意思,结果可想而知。当时我和大海并不是一个考场,已经忘记了听哪位同学说的,当时我也很纳闷,这教科书那么大,咋翻?一翻哗哗响,这不招贼吗?

大海小抄手法有待进步,不过篮球技术是五班的头号人物。大海控球技术好,投篮精准,姿势尤其优美,当时宋扬非常迷恋大海在球场上的身影,小迷妹一个。

大海也是学以致用的楷模,上学时候学的是俄语,毕业后一直在俄语国家工作,是五班中唯一一位出国工作的同学,羡慕。

去班长家吃饭

高考终于结束了,每个人都卸下了千斤重担。高考发挥如何,成绩如何已经无法改变,干脆把他们抛到九霄云外去。大家尽情释放,展现青春本色,每天玩的昏天暗地,不亦乐乎。那两个月在我的眼里,似乎尽是鸟语花香,空气好像都变得格外新鲜了。

高中三年同学们朝夕相处,感情自然亲厚。要毕业了,马上就要各奔东西,自然要趁着这难得的功夫好好聚聚。由于王东中途肄业,班长的位置出缺,后由郭老师指定由王新涛同学担任。

涛哥那时是五班中最沉稳的一位,对同学们也很照顾,不少同学和涛哥交情极好。

高考结束了,涛哥盛情邀请我们到他家中做客,大家自然欣然前往。涛哥家是在富强镇的一个村子,村子不大,后街最西边的便是。房子是三间砖房,门前一个大院子。

看的出来,涛哥家里人都很朴实,对我们热情款待,晚上酒菜丰盛,各个酩酊大醉。晚上涛哥带我们去六班的姜洪涛家溜达,乌漆麻黑的天头,回来的时候我还踩上了一脚狗屎,我那双鞋是新买的棕色皮鞋,给我心疼坏了。不过后来我想,踩着狗屎没准会走狗屎运,八成高考成绩还能勉强过得去。

暑假很快就过去了,皇榜一放出来,五班成绩果然都不错,是高中三年中班级整体成绩最好的一次,同学们的多年辛苦没有白费,算是修得正果。

高中时代落幕了,大家各奔东西,很多人再也没见过面。转眼间二十年过去了,同学们你们还好吗?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akx2sc.com/100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