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空间查看全部历史访客记录,qq空间查看全部历史访客记录在哪?

伴随着低沉、幽怨的哀乐,陌静丹缓缓地走进灵堂,将手中的一束白花献上,向死者及其家人表达了沉痛的悼念。

qq空间查看全部历史访客记录,qq空间查看全部历史访客记录在哪?

  死者是陌静丹的同学陌志勇,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他才三十出头,正直壮年,无病无灾的怎么突然就去世了呢?更让她想不明白的是这位同学跟她向来没有交集,为何她要来参加他的葬礼呢?

  这里的气氛很压抑,陌静丹没有找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更确切地说是看不清楚任何一张面孔,时空似乎有些扭曲,她感到很害怕,想要挣脱开什么束缚。

  猛地睁开眼睛,陌静丹发现自己躺在自家卧室舒适的大床上,盯着天花板发了好一会呆,然后慢慢起身,坐在床沿,回想着脑海中残留着的那个梦境记忆,不禁一阵心悸。她用力地甩了甩头,似乎要把什么可怕的东西从脑子里甩出去。她到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灌下去,然后走到阳台,透过窗户看着楼下三三两两路过的居民,长长呼出一口气,确定了这才是真实的世界。

  刚刚的那个梦境实在是太过于惊悚,太过于晦气,她竟然做梦,梦到了自己多年未联系的同学,还把人家给梦死了,这简直太诡异了。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她与这个同学并没有什么交情,而且自毕业分开后从未联系过,连人长什么样都忘了,怎么可能会想到他呢?

  陌静丹只得无奈地把它当做是一个无厘头的梦,不再去想它。她为自己冲了杯牛奶,慢慢地喝完,然后躺在沙发上玩手机,过了一会,像被针扎一样从沙发上弹起来,表情怪异。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昨天她在玩手机时,好像有消息提示胡正阳浏览了她的QQ空间。她当时只是扫到一眼,却并没有在意。胡正阳也是陌静丹的同学,和陌志勇是一个村的。

  陌静丹迅速打开QQ空间,查看访客记录。果然看到了胡正阳的名字。陌静丹默默地在心里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理一遍:不是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肯定是她无意识间看到了胡正阳浏览她的QQ空间,然后晚上做梦就梦到了和他同村的陌志勇。虽然这跨度有点大,但也还是勉强说得通的。

  事情原委算是理顺了,陌静丹退出了QQ空间,但是心里仍然是有点不舒服,做梦梦到参加同学葬礼这实在是很荒唐。她靠在沙发上,脑海中不自觉地想起了一些往事。她和陌志勇是本家,而且是同一辈分,但他们是相邻村子的,也没有任何亲戚往来。两人同上一所小学,同在一个班级,却没什么交集。陌静丹是班长,学习成绩好,是老师和同学心目中的好学生而陌志勇学习成绩差,迟到旷课、调皮捣蛋是老师和同学们眼中毫无存在感的差学生。

  陌志勇和胡正阳、林康是一个村的,三人经常一起上学、放学,也时常在一起玩。其中胡正阳学习成绩最好,脑子也灵光,算是“三人帮”中的老大;林康成绩中等,性格较野,个子高,打架很厉害被班上同学称为“林大侠”;陌志勇很明显是个打酱油角色,要不断地讨好另两位,才能让他们带他一起玩。即便如此,陌志勇也会经常被同伴欺负。

  在陌静丹看来,那个时候的陌志勇是挺可怜的。农村的父母都是没文化的,把他扔到学校让老师教,老师也是简单粗暴的教学,对待学生动则打骂,尤其是像陌志勇这样的笨学生就经常被体罚。被老师厌恶,同学们自是也不怎么待见他,两个玩伴只是想从他身上获得点好处或者寻些开心,尤其是胡正阳对陌志勇不仅呼来喝去而且张口就骂,骂他比骂儿子还顺口。陌志勇却逆来顺受,依然跟在他们后面混。

  直到某天班主任忽然问起陌志勇为什么一个多星期都没来上课了,到底是什么原因?班上的同学都不知道,于是班主任让跟陌志勇同村的其他年级同学去他家看看怎么回事。那同学说,陌志勇和胡正阳、林康他们闹了矛盾,前段时间有人看到他们在放学的路上打了一架。班主任很生气,把胡、林二人狠狠训了一顿,然后责令他们去把陌志勇给请回来。如果陌志勇不回来,那么他们二人也就不要回来上学了。结果陌志勇被请回来了,班主任把他们三人叫到办公室问话,陌志勇则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下事情缘由,并没有向班主任告状说胡正阳和林康两人联合起来打他。

  陌志勇在班上如何被他人欺负,陌静丹是从来不会去关心的。但有时候实在是看不惯胡正阳对陌志勇随意嘲讽辱骂的行为,便会出面怒斥胡正阳几句。胡正阳那张嘴可是不会饶人的,能够歪曲历史、颠倒黑白。他反客为主公然在全班同学面前取笑陌静丹跟陌志勇两人关系不纯,私下肯定有一腿。陌静丹恼羞成怒却也拿他没办法,更可气的是之后胡正阳就经常拿陌静丹开玩笑,他身边的一帮拥趸者包括陌志勇在内都起哄嘲笑她。陌静丹简直无语,觉得自己真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帮那个可怜虫说话。

  初一还没读完,陌志勇便退学了。因为到了新的环境中,打骂他的老师和欺负他的同学更多了。陌静丹就曾亲眼看到陌志勇被同班的男生欺负地哭了,跑去找他读初三的堂哥来撑腰。堂哥带着陌志勇来到欺负他的同学面前说:“他怎么打你的,你就怎么打回去。”陌志勇一边哭,一边轻轻地捶了对方两拳就算完事了。可是堂哥很快就要毕业了,不可能一直护着他,于是陌志勇书再也读不下去,便早早退学了。自那以后陌静丹便再也没见过这位同窗。

  想起经年往事,陌静丹有点唏嘘,同时也觉得奇怪,居然梦到一个跟自己半点交情都没有的同学,还在梦中参加他的葬礼,这情境堪比聊斋啊。真的是因为胡正阳浏览了她QQ空间里的相册,而当年陌志勇和胡正阳、林康他们经常一起玩,所以才由此及彼联想到他的吗?思及此她不禁再次打开QQ空间看了下访客记录,突然眉头紧皱,双眼死死地盯着屏幕。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反复确认了很多次。是的,她没看错,网页显示胡正阳浏览她QQ空间相册的时间是今天早上九点半,而陌静丹梦醒的时间大概是今天早上九点左右。很明显做梦在前,浏览空间在后,自己刚刚的那套自圆其说根本不合理。

  或许只是巧合吧,陌静丹这样安慰自己,便不再理会。吃完午饭之后看了一会书,却时常走神,脑子里会不自觉地想到梦中的情境,虽然画面已经很模糊了,但是那种凄凉、悲伤的感觉很真实。这梦境难道是在向她暗示什么吗?现在的陌志勇到底过得怎么样呢?陌静丹思绪起伏,却无从知晓答案,自毕业后和大学同寝室的室友来往都比较少了,更何况是时间久远的小学同学呢?踌躇良久,她便想找个同学来打听下他们的情况。辗转反复通过几个群里同学的接力终于加上了林康的微信。

  林康接收到陌静丹的好友申请请求很惊讶也很开心,他没想到毕业多年后竟然能与当年的女神再次联系上。双方你来我往发了几条寒暄信息之后陌静丹进入正题问道:“你和陌志勇、胡正阳他们有联系吗?他们现在都过得怎么样?”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文字,林康怔了半天才回复道:“还行吧。志勇早年就跟家里亲戚到南方做生意,后来自己就单干了,生意做得还挺大的。正阳大学毕业后在外工作几年后回乡镇中学教书了。”

  “平常大家都忙各自的事情,联系也比较少。我目前还在M省出差,前几天听一个老乡说,志勇和正阳之间闹了一场,正阳把志勇砍伤了,然后自己跳楼了。而志勇则带着全家人搬走了。”林康想了一会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什么?跳楼?人救下来了吗?”陌静丹既不解又震惊。

  “没有。”林康回复。

  “到底是因为什么事闹得都出人命了?”陌静丹问。

  “具体我也不是清楚。”林康回答。

  陌静丹呆滞良久,她不敢相信居然会发生这种事?两人到底是因为什么结下来如此深的仇怨。他们已经不是懵懂无知的少年了,成年人之间不能心平气和地沟通么?有什么值得他们拼得你死我活的?她心头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想曾经的两位同学。忽然陌静丹不自觉地又想起了她早晨醒来时做的那个梦。胡正阳浏览了她的QQ空间,她却梦到了陌志勇的葬礼,而事实却是胡正阳离开了人世。难道梦境和现实都是相反的吗?果然生命中有些人就是匆匆过客,转身即是永远,再无相见可能。对于此事,她并不清楚其中缘由,不能妄加揣测和评判,只是自己在心里感慨一番。

  正在这时陌静丹接到了表妹的电话,说准备国庆节在老家办结婚酒宴,请她到时候去喝喜酒。表妹是从小跟她一起玩大的,两人感情交好,所以即便陌静丹这个死宅再不喜欢出门也不能拒绝表妹的邀请。而且自从爸妈离开老家去X市带孙子后,陌静丹已经多年没有回家乡探望过。更别提曾经认识的那些人早就断了来往,数十年不曾见过面的都有。

  国庆节人多、车堵、票难买,陌静丹只好提前一周回老家。刚好爸妈和弟弟一家也一起回来了。乡村的集市非常热闹,陌静丹陪着妈妈去集市买菜。妈妈回到久违的故乡,看到熟悉的乡邻高兴地不得了,走两步遇到一个熟人就热火朝天地聊起来。陌静丹只好丢下妈妈一个人慢慢悠悠往前逛,忽然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抬头看到一位穿制服的公安。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在发呆中。公安同志朝她走近两步说道:“我是王凯啊,老同学。”

  陌静丹终于想起来了,这是她初中同学王凯。没想到他考取了警校,毕业后分派到市区公安局工作了。

  “你好,老同学。”陌静丹冲他笑着说道,“你这是来逛集市的,还是执行什么任务啊?”

  “胡正阳和陌志勇的事你听说了吗?虽然已经结案了,但是我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所以就再回来调查一番,走访了一些知情者。”

  “听说了。哎,他俩因为什么闹到了如此仇杀的地步啊?”陌静丹感慨。

  “加个微信吧,你有什么知道的信息可以告诉我,或者想要了解一些情况也可以直接问我。”王凯扫视了周围一眼,对陌静丹说。

  两人加了好友之后,王凯便离开集市继续他的查访工作了,而陌静丹依然百思不得其解。觉得胡正阳性格虽然嚣张、霸道却并不是心思歹毒、阴狠之人,而陌志勇更是唯唯诺诺、谨小甚微的性格,以他的智商、情商根本没能力施展什么阴谋诡计。

  之后陌静丹在与王凯的交流中得知了事件的原委。陌志勇早年辍学和家里亲戚做生意发了财当了大老板,现在已经自己开了一家很大的装修公司。胡正阳大学毕业后在外地打工,大城市的房价太高,他一辈子也买不起,父母根本指望不上,原本就是农村家庭加上还有个弟弟,所以父母不可能给他凑够在大城市买房的首付款。同事给他介绍的女孩子都嫌弃他家条件差,他便心灰意冷。父母便让他回家相亲,正好乡镇中学也在招聘老师,而胡正阳刚好读的是师范院校。他便辞职回家,工作、老婆一次性搞定了。胡正阳和家人都比较满意,而且老婆长得很漂亮,所以即便她没工作,爱花钱,不做家务他也觉得都是小事。

  春节放假大多数人都会回家过年,平常散布全国各地的同学此刻难得有时间一聚。陌志勇作为混得比较好的代表经常组织同学聚会。当然基本上也就是小学、初中几个同学吧,开始也有人邀请陌静丹,但是她都拒绝了。不是看不起同学,就是单纯觉得没什么交情,见面了无话可说太尴尬。后来陌静丹嫁人之后便更不会参加老家举办的同学聚会了,连大学的同学聚会她都不去参加,觉得没意义。

  陌志勇每次都是大手笔包下豪华酒店,吃、住、玩一条龙服务,聚会结束时还会贴心地给每个同学送上一份精致的小礼物。所以在一帮同学中他迅速声名鹊起,混得风生水起的陌老板享受着来自同窗们的奉承、赞美之词。觉得自己终于卸下了总被人欺负的怂包头衔,成了被别人吹捧、羡慕的对象,这种感觉很爽。

  聚会是可以带家属的,甚至孩子都可以带去,陌老板根本不介意多花那两个钱。胡正阳的老婆年轻貌美,陌志勇财大气粗,几次的同学聚会让两人相互看对了眼。眉目传情很久之后终于在一次同学聚会时,滚到了一张床上。可惜却被胡正阳抓奸当场。接下来就发生了陌志勇被砍伤,胡正阳跳楼的事件。

  虽然早已知道事情的结局,但是从王凯那里了解到真相后陌静丹还是再次震惊了下。王凯坚持说事情另有蹊跷,据他了解的情况来看陌志勇很爱他老婆孩子的,以往从没有沾花惹草的习惯,而且就算看上了胡正阳的老婆,两人也不至于那么饥渴敢在同学聚会的时候偷情。陌静丹其实也不相信陌志勇能做出这种事情,在她的印象中他一直是那种性格懦弱、被动的人。

  毕竟胡正阳和陌志勇都是自己的同学,于是陌静丹就一直配合王凯调查案子,把自己知道的一些关于两人的事都告诉他。没过几天王凯就说案件已经有了新的突破,他发现了新的真相。

  “陌志勇说那天聚餐,他喝了很多酒,回到酒店客房后本想着再处理下生意上的事情,但是脑袋昏沉,眼睛也睁不开了,于是倒床就睡了。直到早晨他被喧哗声惊醒,暴跳如雷的胡正阳冲过来打他骂他都还是懵的,直到瞥见了躺在自己身旁一丝不挂的胡正阳的老婆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他想解释,没有机会,没人听,也没人愿意相信。他说他虽然喝高了但是清楚地记得自己的门牌号,没有走错房间,睡着之前房间里也没有其他人。”王凯说。

  “有没有查监控?”陌静丹提醒道。

  “怪就怪在这里,那一天的监控坏了。”

  “不会这么巧吧?”

  “肯定不是巧合。而是有人提前动了手脚。”说完王凯一阵唏嘘,“人们理所当然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事实,所以陌志勇百口莫辩。胡正阳更是气得半死,虽然当时被同学劝住没有把陌志勇活活打死。但是回家之后胡正阳仍然心口窝着一团火,从小就爱面子的他怎么忍受得了被戴绿帽,脑子里嗡嗡作响都是别人嘲笑的声音。于是他把老婆打得半死,然后拿把菜刀去陌志勇家打算与他同归于尽。他先把莫志勇捅死,然后自己跳楼。没曾想他自己一命呜呼,陌志勇命大居然被救下来了。”

  “那岂不是参加那场聚会的人都有嫌疑?”陌静丹突然问道。

  “是的,我现在要逐个排查。”王凯鉴定地说,“不能让无辜者蒙冤,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

  “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都支持你。”陌静丹被王凯的一腔正义感动。

   接下来她便主动帮助王警官调查此案。经过数日调查最大的嫌疑目标锁定在林康身上。这让陌静丹吃了一惊,觉得会不会搞错了。林康和胡正阳的关系从小学开始就很要好,这么多年也没断了联系。

  “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了。”王凯兴奋地对陌静丹说。

  “真的是林康做的吗?他到底是图什么啊?”陌静丹还是难以置信。

  “当然是为了利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陌志勇和林康先后辍学外出打工都是跟着自家亲戚学做生意。陌志勇做的装修生意蒸蒸日上,而林康的服装批发生意却逐年衰败。聪明的他急流勇退开始加入装修行业,陌志勇念着多年同学情谊,不仅在资金上给予林康帮助,还经常给他介绍一些生意做。林康表面上承陌志勇的情,心里却很嫉妒他,暗暗想着超过他。”

  “刚好市政府有一个工程项目需要找人装修。工程装修是对外招标的,陌志勇和林康原本可以公平、公正的竞标,但是林康觉得陌志勇就算不被内定胜算也比他大,因为陌志勇的一位堂哥在市政府办公室工作。所以便利用同学聚会的便利使出了下三滥的手段陷害陌志勇,让他提前出局。”

  “这人心思也太歹毒了吧。不过他跟胡正阳关系一直不错的,何苦要把他和他老婆拖下水呢?”陌静丹不解地问道。

  “胡正阳的老婆和陌志勇没有关系,真正有关系的是林康。父母给林康安排的老婆是家境很好,但是虎背熊腰、其貌不扬。靠着岳家发迹后的林康逐渐对自家黄脸婆没了兴趣,一眼看就看上了胡正阳貌美的娇妻。靠着金钱的魅力把人家勾搭到手,但是人家不甘心做偷偷摸摸见不得光的情人,要求上位。以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为由逼迫林康离婚。林康本来就是抱着玩玩的态度,更何况还是同学的老婆更加不可能娶她。于是便想出这一石二鸟的计策既能除掉生意上的竞争对手,又把难缠的小女人一并打发了。”王凯解释道。

  “他竟然是这样的人,利欲熏心最终害人害己。”陌静丹感慨。

  “病人的生命体征正在逐渐消失,通知家属吧,我们已经尽力了。”听到有人说话,陌静丹费力地睁开双眼,模糊中看到一群穿白大褂的人在自己身前忙碌。

  “这是在哪里呢?”她努力回想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那么现在她是清醒了么,不过刚刚医生的话似在宣布她很快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是啊,这短暂的一生她活得像个笑话,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可是她明明一手好牌怎么最后却打得稀烂了呢?

  陌静丹从冰雪聪明,上学后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而且一直担任班干,是老师眼中的三好学生,同学心目中的美丽女神。当时同学间还传过她和胡正阳的绯闻,有个好事的女孩跑过来跟她说胡正阳喜欢他。而陌静丹根本没去理会这事,认为是胡正阳在恶搞他。上了初中之后,学习竞争激烈,陌静丹更是一头扎进书堆,两耳不闻窗外事。刚好胡正阳也没有跟他分到一个班。直到快毕业的时候,邻班的一个同学递给他一份没有署名的信,或者说一份情书。陌静丹胡乱看一眼就把它丢掉了,反正也不知道是谁,还要忙着中考哪有空管它啊。后来才知道那封情书是胡正阳写给她的。

  初中毕业之后,大家各奔前程,有人继续求学,有人直接辍学走上社会谋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至于目的地是不是自己想去的,却无法判定。陌静丹就是这样一个始终在路上苦苦探寻却最终找不到出路的人。她是村里唯一考上大学的女孩子,在她这一代能够跳出农门本以为有着大好的前程在前面等着她呢。

  大学毕业后陌静丹找到了工作,从辛苦、工资最低的实习生做起,依然很努力很拼命。考上大学只是改变命运的一个开始,不是万能钥匙,不然在社会上依然无法出人头地。正当陌静丹一穷二白努力打拼的时候,她了解到她的几个小学同学在她所在的一线城市已经成家立业、站稳脚跟了。他们一个开起来广告公司,一个开了搬家公司。这一度让她怀疑人生,怀疑自己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通过几年的努力,她也逐渐有了些资本。不论是人脉关系还是工资收入都还不错。她除了自己花费还时常寄钱回家,改善家里的生活。但是即便如此她依然很迷茫,觉得离自己心目中期待、向往的美好生活还是很遥远。在经济繁华的大都市她一点归属感都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也到了该成家的年纪,父母一次次地催,说要么自己谈个对象,要么回家相亲。陌静丹是那种比较内敛的性格,加上觉得自己既没有好的出身背景,到目前为止也有没有把事业奋斗出来,只是一个公司小职员,内心就莫名感到很自卑。有些对他示好的男孩,她觉得条件太差,看不上。可是办公室一些热心的阿姨帮忙介绍的条件比较好的人年纪都偏大。陌静丹不愿意为了更好的条件而找个老男人。家里托人给介绍的相亲对象更是一些歪瓜裂枣,让她很无语。

  高不成低不就,这样又拖了几年,最终还是在三十岁之前把自己嫁了出去。老公长相尚可,能力一般,家里比较穷,比陌静丹家里还穷。但是架不住他对陌静丹百依百顺,掏心掏肺的好。两人婚后生活也是一般,感情不咸不淡。其实陌静丹心里仍然很不甘心,觉得自己很失败,事业没混出人样来,也没有找到满意的老公。既没有嫁给爱情,也没有嫁给金钱。学习好有什么用,还不如那些早早辍学的同学混得好,至少他们能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大都市买得起大房子,开得起豪车。十年前她还在读书,他们已经提前进场,抓住了时代的红利收获人生第一桶金。

  婚后,陌静丹继续拼命工作以期望能有所提升,此时她遇到了万分赏识她的上司。两人经常一起加班,陌静丹对上司非常恭敬,并鞍前马后听凭差遣,心里期待着早日升职加薪。可结果超出了她的预料,两人越来越暧昧,并最终超越了道德底线。陌静丹并没有因此感到羞耻而是很平静,她喜欢的正是上司这样年轻有为的男人,而不是老公那样平庸无上进心的人。她想离婚和上司走到一起,可是上司说自己是个对家庭有责任的男人,即便和老婆没有感情了,但是还要照顾家庭,是不可能离婚跟她走到一起的。陌静丹此时才恍然,原来那个男人也只是图一时新鲜感和她玩玩罢了。她很愤怒却不知道该怪谁,她不想再跟这种人有任何瓜葛,于是迅速辞职换了家工作。

  春节回老家过年时,被拉着去参加同学聚会。遇到了胡正阳、林康他们。两人对她都很热情,尤其是胡正阳似乎对她余情未了。聚会结束后大家都相互留了联系方式。在与胡正阳的进一步交流中,陌静丹发现这个男人挺有趣的,并逐渐喜欢上他了。她几次暗示想要跟胡正阳在一起,胡正阳却表示自己家庭和睦,只想和她做朋友。陌静丹恼羞成怒觉得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于是不再搭理胡正阳。

  而林康也时不时的对陌静丹嘘寒问暖,陌静丹想起曾经的传言说上学那会林康对她也有意思只是自卑不敢向女神表白。于是陌静丹便主动和林康联系。他觉得林康目前也是事业有成,混得有头有脸的。结果林康明确地跟她说自己确实很喜欢她,但是家里有母老虎,他的生意也多靠岳家帮忙,所以不敢有任何出格的举动。不可能光明正大跟她在一起,但是愿意用金钱来弥补。陌静丹当然不愿意,她才不想给别人当情人,永远被别人看不起,永远生活在见不得光的地方。

  她恨那些欺骗了她感情的男人,更恨自己活成了自己都很鄙视的模样。仇恨的怒火淹没了她的理智,她活得不好,也不希望别人活得快活。于是在一次同学聚会时,设计了那个圈套,只不过当中出了点岔子。她原本是要把胡正阳的老婆放到林康的床上的,没想到林康临时跟陌志勇换了房间。结果阴差阳错陌志勇被牵连差点丧命,胡正阳和林康却安然无恙。警方很快排查到嫌疑人就是陌静丹,她惊惧万分,感觉自己此生已经完了,于是选择了跳楼。

  原来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是陌静丹这个幕后大boss临死前的一个梦而已,在梦中她报复了她想报复的人,让他们死的死、坐牢的坐牢全都没有好下场。

  当心电检测仪上的波动成了一条直线,陌静丹缓缓合上双眼,嘴角扯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哪一个是梦境,哪一个是现实,已经不重要了,陌静丹觉得她这样的人或许从来就没有清醒的活过。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akx2sc.com/101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