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价格及图片南京香烟(细支雨花石价格及图片)

“你好,我叫林梦泽,森林的林,梦想的梦,泽被苍生的泽。”林梦泽少有主动地向张晓宇介绍了自己。

“嗯,你好!”晓宇微笑着轻声道。

“我说梦泽咱们现在走啊,你是回家换下衣服呢。还是咱俩直接去喝酒庆祝下新生啊~”马信没有敏感地发现兄弟的小窃喜,直接打断了二个人的谈话。

林梦泽没有马上回复马信的话,转而向张晓宇要起了联系方式。直到此时,马信才发现自己好像办错了什么。立刻向张晓宇说道:“你好啊,我叫马信,梦泽的朋友,这样啊,我看今天咱们几个人也算是同舟共济了是吧,咱们仨一起去吃点饭,聚聚压压惊你看怎么样。”

“下~下次吧,今天我还有工作没有完成,实在抱歉。”晓宇回应到。在林梦泽的失望中告辞离去。

马信拍了拍林梦泽肩膀替他惋惜地说道:“走起啊,撸串喝酒去,今天不醉无归!别看了,联系方式不是加上了么,总还是有机会的。”

林梦泽收回送张晓宇远去的目光,转头对马信说道:“走吧,今儿个不玩游戏了,直接去喝酒。活着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才同人家见过一面,我可啥都没想。我顺路回家换下衣服,然后咱俩就近找个“串店”喝点。”

二人从地下停车场出来,走到了大厦旁的路边,打上一辆车,向林梦泽家驶去。一路无话。林梦泽回家换了一身衣服,给一哥又加了些水。同马信下楼去了他俩经常去的“老地方”串吧。

“老板先来十串腰子,要全油的,火大点。再来二十串大串,再来一箱啤酒。”马信到店里坐好后冲老板喊着。

“再加一盘花生米,一盘拍黄瓜。先上酒,不用等串,我们先喝着。”林梦泽补充道。

服务员把酒很快地给搬了上来。俩人起开啤酒没说什么先连干了三杯,基本一瓶已经进肚。然后才开始聊天。

“今天真是万幸啊,这回咱们离地面也就几米远啊。不是最后电梯停住真是说完就完了啊。”马信道。

“谁说不是呢,想想真后怕,像电影里的情节一样,咱俩这也算是死里逃生了。但我过后想想吧,咱俩不一样,我到不是牵挂多害怕,你也知道,我家现在就我和一条狗了,我家老人大学毕业那年就一起去了。现在除了一哥可能会想我,别人也不会太为了我没有而伤心了。”林梦泽一脸淡然地道。

短暂的沉默,二人又一起碰杯,干了一个。

“我只是大致了解,你家老人没有了,你平时话少也不太说。原来大家关系也没近到啥都打听的地步,没太好意思问。”马信道。

“没啥特别的,也没过多的故事,就是我家老太太身体本身不太好,毕业那年做了手术,人也没治好走了,还欠了不少外债。我才毕业,进公司实习,一个月就供吃供住一千五,也攒不下什么钱,帮不上家里什么忙。我爸一股火身体也变的不太好。还要挣钱还债,最后不到二年也去了。最后整个家里就剩我一个人。所以我也不太回故乡了。”林梦泽平静地说道。

“别总说我,我自己那点事我早想明白了,话说你条件也可以,本地人,房子家里也安排好了。为啥不正经处一个,早点成家啊?”林梦泽问道。

马信举起酒杯,二人又干了一杯。

“咋说呢?”马信抬起头望向窗外道:“我从小到大吧,不能说一帆风顺,但都是听家里安排一步步过来的。没有大风大浪,没有什么艰难困苦。我和我姐就那么按着父母的期望上学,上班。可能是觉的太平淡了没有意思吧。所以我姐比我大一岁还不找男朋友,可能是太挑,也可能是找不到她心动的爱情。我俩都不太想再按着家里的期望成家,过像他们一样一辈子的生活吧。”

“说句你不爱听的,你这就是矫情!是病得治!你看看我,你所拥有的,可能都是我拼尽全力而不可得的。你又有什么不满足的呢?相信我平平淡淡的活着,没有太多波折的人生才是幸福。”林梦泽望着马信说道。

“其实吧你说的我明白都对,但我就是不想这样活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娶老婆,生孩子,养孩子,教他作业,看他再上学、毕业、上班、恋爱、生孩子。想想都可怕~”马信道。

林梦泽道:“算了不说这些,走一个。”

说话间,烤串陆续地端上来,但可能二人心绪未复,吃得并不多。不过因为今天共同的经历,又加上酒精的烘托,彼此关系又贴近了不少。

二人又喝了二三杯,马信突然神秘兮兮地说道:“你知道今早给咱们开会的孙冰咋上来的不?去年他还和咱俩一起走线,打游戏呢。”

林梦泽道:“人才上岗公示时不是说他业绩突出,工作认真么,咋还有啥内幕不成?”

“哈哈,你算是说对了一半,业绩突出么也算是,不过内幕真的有!”马信看了看周围桌没有认识人,才低声说道。

在林梦泽八卦的目光中,马信小声地说道 :“他上水了!”

“上水就能升职?这个我倒是有点信,可是业绩总做不了假啊。光上水,业绩不够,新总经理还有人才委员会的共同评审过不了吧!”林梦泽道。

马信小声道:“我看你是天天和狗一被窝睡觉,智商被拉低了,这点事你还想不明白。前几天我和咱部门的合同专员宛青竹下班后俩人约出来吃饭。她和我说的!说孙冰去年下半年每次报的合同价格下限,都比我们正常低二十个点,二十个点啊!你不想想,单一个客户的大合同,一年至少大几十万吧,同样都是咱部们人报价,人家就比你便宜小十万。我们报没有折扣的报价帮他扛价,客户多方询价也低不到这些点。最后都和他签了业绩咋能不好?!他每签一个合同除了上面,还能给销售员看咋地?!”

“那合同专员就给他往上报合同?折扣专员就给他过?每月的档期折扣都是经理统一规定好,开早会时公布的啊!”林梦泽一脸的诧异。

“唉你还是没转过来这个弯啊,当时的二把手是谁,宛青武啊!请折扣当时都他批过后,给的所谓一对一支持,然后才报到上任销售部长那的啊!再者你觉得宛青竹和宛青武这俩人名字是不是很有意思?”

“你意思是说······他俩认识或者可能是亲属?”林梦泽道。

“我看很大概率是堂兄妹,如果是亲兄妹入职查户口本时可能会被发现。公司明确要求有亲属关系的不能同属一个部门,或直接上下级。反正入职承诺书上是这么写,一旦发现无条件解聘的。”马信道。

林梦泽皱眉道:“以我对你日常行为模式的了解,我倒是知道你约宛青竹约吃饭是啥意思,无非就是想和人家深入探讨下人生的真谛,再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这种事听我劝以后你少做吧,今天也许我们一电梯人都是让你连累的。不过话说回来,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她要告诉你这些。”

“呵呵,梦泽其实你未必不懂吧,只不过你不想把人想那么坏。咱俩也进公司三年不到四年了,部门经理也换了二个了,有人来有人走,有人升职,有人离职。看的多了,自然你也想的明白的吧”马信道 。

“咱俩也认识三四年了。从第二年就偶尔一起摸摸鱼啥的。从我个人实际情况来说,当然是我更需要成功,我也曾累死累活地努力过,堵着客户的门口一遍遍的拜访,认真的解决每一次客户的刁难。就是因为我想成功,想改变现状,想在这个城市站稳脚根。以前我觉的我缺的是努力,是机会,但从去年开始我知道,自己缺的是手段。”

林梦泽一下干掉了杯中的酒,吐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她之所以告诉你的原因我大体能猜得到,项总新来咱们区域,未来三个月内按以往流程,中层必然有调整。告诉你就是看看你这面是不是会冲老宛表示一把求求上进,这几个月各组表现都不好,就有了换经营组经理的名义!反正老宛肯定不会轻易认倒霉,就这么甘心被淘汰掉。如果能从你那得到些补偿,搞不好他还能往上面表表忠心。呵呵,反正不用自己出,相当于借花献佛,何乐而不为?就算没保住职位,临分流前把你往前提一提也是完全能做到的,里外都不亏啊而且肯定这事不只是对你自己说了估计其他组的同事也有门清的。这几年我早认清这些人的德性了!”

“我还是建议你认清归认清,现实归现实,如果可能争一下的话,我觉的以这几年你的努力和业绩也应该有一拼之力的。去年你不还得过小组第一么。不过是业绩总额没有孙冰高。但你事实赢利应该是比他高的吧。”马信劝道。

林梦泽无奈看着说马信说道:“你也说了,每份销售合同大家都是背靠背签的,我拿什么证据证明自己的赢利比孙冰高?如果我真在人才委员会竞聘面谈时这么讲,信不信我在公司剩下的天数,可以按七天倒计时了。”

其实销售员这一级中没有人比林梦泽更渴望成功和得到认可。在“飞扬”公司升职不仅仅是加薪一倍那么简单,还可以让他有了在这城市跻身的基础。如果当上经营组经理那他最多三年就能在宁海市不太偏的地方交首付买下一套小一点的房子。不再担心一哥是吃九块九,还是吃九块八的口粮了。也不用担心每次房东涨房租就得立马找新地方重新租房,工作越久反而搬得离公司越远。三年来已经至少搬了七次家了,每一次搬家都让他感到了深深的挫败。

其实林梦泽不是第一次知道这类潜规则,去年年初有个当初和他一起进公司当实习生的同事觉得没有希望,辞职后要离开这个城市。因为彼此尚还熟悉,临走前约了一顿告别酒。酒到微醉后同事和他提起过,“想升职,找对人,六个万。”可是林梦泽加一条狗,在宁海可以说是无依无靠,举目无亲就是找高泡公司借,也因为性别原因借不到这么多钱来搏一局啊。

空酒瓶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地增加着,直到晚上六点。两个人五个多小时,足足喝光了二箱啤酒。

人未全醉酒已干。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akx2sc.com/16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