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其中近况(牟其中的最新动态)

近日,俄罗斯央行研究部发布研究报告称,由于受到美国及其盟友的严厉制裁,俄罗斯可能面临长期的经济萎缩,并伴随高位的通货膨胀和生活水平下降。

俄央行研究部还表示,由于制裁切断了部分供应链,俄罗斯企业需要想办法寻找替代品,俄罗斯也需要大概6个月左右时间重构供应链。而在这期间,某些商品,尤其是消费品方面的进口,可能将转向上世纪90年代那样的“倒爷贸易”。

与此同时,俄罗斯工业和贸易部的一些官员也认为,新倒爷有可能会成为非常时期最有效的供应渠道,就像1990年代那样。

那么上世纪90年代的倒爷是通过怎样的方式把中国商品卖到俄罗斯的?又是怎样克服重重困难乃至人身危险,把钱安然带回来的?那个时候卖什么东西最赚钱,民间倒爷、官方倒爷和洋倒爷有什么区别?为什么后来“倒爷贸易”渐渐消失不见了呢?今天我们就深入探讨一下俄罗斯的倒爷经济。

牟其中近况(牟其中的最新动态)

说起90年代的倒爷,应该有很多人第一个都会想到中国第一代首富牟其中

牟其中在1941年出生于四川万县,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后,他向人借了300块钱,毅然决然投入了商海之中。

之后的十来年时间,他赚过钱,也亏过钱,曾经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富豪,也曾经因为资金链断裂而被迫破产,甚至还曾因为“投机倒把”下过监狱。在那些年,他也是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后来在1989年,牟其中在去北京推销竹编和藤器的火车上,听一名河南人说,苏联人因为经济遇到了困难,想要出售几架图154客机,但是却一直找不到买主。

虽然这个消息听起来似乎不怎么靠谱,对于老百姓来说,也是非常遥远,但是牟其中却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也动了心思想将这个生意拿下来。

后来他经过多方打听,终于确定苏联真的要卖飞机,这让他欣喜若狂,开始着手准备买下苏联的飞机。

只不过当时苏联的图154飞机虽然是亏本卖,但一架也要6000万人民币,而以当时牟其中的经济实力,连半架飞机都买不下来。

牟其中近况(牟其中的最新动态)

于是他又四处打听,终于获知刚成立和运营不久的四川航空正想购买客机。他便立刻找上门去,说服对方相信自己可以为其买来飞机。

当时苏联面临经济困境,国内消费品十分短缺,牟其中又说服苏联方面接受“以物换物”的方式,用罐头、毛巾、肥皂、服装等生活用品换取苏联的飞机,还说服对方接受“货到付款”的交易方式,也就是苏联方面先将飞机送到中国,然后牟其中再将生活用品发往苏联。

于是当苏联第一架飞机到达成都后,牟其中立刻将其抵押给银行,再用从银行贷来的钱购买罐头、毛巾等日用品和消费品,最后将其发往苏联,作为购买飞机的费用。

就这样,牟其中从苏联前后买下来4架图154飞机,并往苏联以及后来的俄罗斯发了500车皮的日用品。通过这次生意,牟其中赚了将近一个亿,直接从千万富翁跃升成为当时全中国都凤毛麟角的亿万富豪。

牟其中的“罐头换飞机”成了那个时代的传奇,那时候很多人正是听说了牟其中的壮举后,发现了其中的商机,开始当起了倒爷,从中国倒卖消费品去苏联。

虽然之后很快苏联就解体了,但是俄罗斯也跟苏联时期一样,因为轻工业很落后,国内消费品非常紧缺,所以这仍有巨大的商机。

牟其中近况(牟其中的最新动态)

当然了,相比牟其中,绝大多数人都没玩得那么大,他们不可能拿东西换飞机,更多都是将中国消费品拿过去卖钱。

那个时候,倒爷们从中国倒卖东西去俄罗斯,主要走的就是北京出发,经过蒙古乌兰巴托,最终到俄罗斯莫斯科的中俄国际列车。

这条铁路全长9000多公里,每周对开一次,全程运行需要六天六夜。

这趟国际列车就是那些国际“倒爷”的主要交通工具,当年牟其中用“罐头换飞机”靠的也是这趟列车。不过就算牟其中能量再大,也不可能包下一整个列车,所以他那换飞机的500车皮货物也是断断续续花了几年时间才运过去。

不过要想通过中俄国际列车从北京向俄罗斯倒卖东西,有着层层限制,更有着各种各样的风险。

首先,按照中俄列车的规定,每个人最多只能带几十公斤的东西,如果超过这个重量,就得额外加收运费,而且还不是个小数目,所以带什么东西去俄罗斯卖也是一个很讲究的事情,关乎你能否赚到大钱。

牟其中近况(牟其中的最新动态)

那么那个时候带什么去俄罗斯卖最划算呢?是不是跟牟其中一样的罐头和毛巾等日用品呢?

如果你要真这么干,估计要血亏,连车票都赚不出来。

比如你带罐头,一个大罐头差不多就有一公斤,所以按照重量限制你一次就能带几十个罐头。那个时候一个罐头顶天了一两块钱,所以一趟你能赚个几十块钱,结果连车费都远远不够。

毛巾的利润就更薄了,就算几十公斤能够带几百条毛巾,但是一条毛巾最多几毛钱利润,加起来照样远不够车费的。

所以平常人千万不要跟牟其中学,毕竟人家500个车皮,就算不是包整趟列车,也是几个车厢一起包下来的,运输成本并不高。

虽然那个时候也有一些大佬,有门路也有财力包车皮,据说当时最高记录是北京秀水街一大佬曾包下了17个车皮,但是大多数倒爷还是老老实实按照规定来,尽量带那种重量轻,但是价值又高的货物,以赚取最大的利润,尤其是皮衣和羽绒服。

因为皮衣和羽绒服都不重,一个人带个几十上百件没啥问题,而且皮衣和羽绒服在俄罗斯是刚需,非常受欢迎,当时很多俄罗斯年轻人都以拥有一件中国的皮夹克或羽绒服为时尚。

所以皮衣和羽绒服在俄罗斯很有市场,并且利润很大,当时一般一件皮衣在中国卖两三百,而转手卖到俄罗斯,就是两三倍以上的价格。

牟其中近况(牟其中的最新动态)

那个时候,一个人带个百来件皮衣卖到俄罗斯,回来时再顺便捎点俄罗斯特产什么的,一趟就能赚个上万人民币,90年代,一万绝对比现在的十万还要值钱。

不过这个说起来简单,但是你要把东西顺利带到俄罗斯,又顺利把钱带回中国,可是要面对重重挑战乃至风险。

其一,将东西顺利带到俄罗斯,需要过俄罗斯乘务员这一关。那时候从中国倒卖商品到俄罗斯盛行,倒爷众多,俄罗斯的乘务员喜欢找各种理由刁难倒爷们,其目的就是为了从倒爷们身上拿些好处。

不过这些俄罗斯乘务员还算好的,一般给点钱就能打发。相比他们,俄罗斯海关的人,胃口就要大得多。

这些人往往不是给点钱就能打发的,他们会上车检查乘车们的随身物品,如果看中了什么贵重货物,他们就可能会以所谓走私等理由“扣押”你的货物。

面对这些海关人员,倒爷们也是各显神通,简单点的,就是直接花大钱买通海关人员,让他们放你一马。虽然这个钱不是小数目,但是比起损失所有货物总归要好得多。还有更直接一点的,主动给海关人员一些货物,比如几件皮衣什么的,也有同样的效果。

而不想出血的,就会想办法把货物给藏起来,不让海关检查到。比如有些人上车后,会立刻把自己货物从行李箱里拿出来,平整地放在铺盖下面,当作垫被一样,而行李箱里则只放一些不值钱的东西。这样就是等于把自己伪装成为一个纯粹的旅客,俄罗斯海关人员一般也不会特意为难。

要说最难缠的,就属小偷了。在中俄国际列车上的小偷,往往都是高手。这个班列本身车费就很高,乘客们的警惕性也很高,钱物都是贴身携带,甚至会把钱用胶布缠在身上,如果是普通的小偷,可能偷到的东西还不够买车票的。

牟其中近况(牟其中的最新动态)

在中俄列车上的小偷一般都是团伙作案,而且他们还会伪装成普通的乘客或者倒爷,甚至还会故意制造一些突发事件,博取你的信任,然后找机会偷走你身上的钱。

曾经有一位倒爷就遇到过这么一个小偷团伙,起先一个小偷故意跟那倒爷套近乎,但是倒爷警惕性很高,始终跟小偷保持一定距离。一天晚上,小偷向倒爷下手,结果被另一名乘客给当场抓获,乘客还掏出证件,证明自己是一名“便衣”,要求倒爷在列车到站后,配合自己作证。

倒爷丝毫不怀疑就相信了那名“便衣”,还和“便衣”称兄道弟,并喝了对方送给他的一罐啤酒,结果很快就“醉酒”昏睡了过去。而等倒爷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财物都不见了,那名所谓的“便衣”和小偷,都不知所踪。

所以这些小偷团伙防不胜防,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套路,只要被他们盯上,就很难逃过。

然而,倒爷们最怕的不是乘务员,也不是海关和小偷,而是劫匪。因为遇到前三者,损失的无非都是钱财,但是遇到劫匪,可能连人身安全都会受到威胁。

牟其中近况(牟其中的最新动态)

1993年5月26日,从北京开往莫斯科的3/4次列车,就前后遇到了4批劫匪。

当时第一批劫匪是在蒙古乌兰巴托上的车,他们先是假装乘客和列车上的人套近乎,套取谁身上有钱,谁身上有贵重货物等信息,等收集了信息后,他们便拿出瓦斯枪、长刀等武器开始动手,用暴力抢掠乘客们的贵重物品。

第一批劫匪下车后,很快就来了第二批和第三批劫匪。这些劫匪在列车各个车厢反复洗掠,几乎不放过任何值钱的东西,就连一些女乘客们藏在内衣内裤里的钱都无法幸免。

而当第四批劫匪上车后,车上的乘客们几乎已经被洗劫一空。当时乘客们还有不少人因为反抗被打伤刺伤,甚至还有几名女乘客被强奸或轮奸。

这起恶劣的列车连环抢劫案可谓震惊全中国乃至整个世界,导致很多人都不敢再乘坐中俄班列。直到2011年左右,最后一名劫匪落网,这起劫案才得以完全告破。

当时参与抢劫的四大团伙共有60多人,30多人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10多人被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

据侦办部门统计,从1993年2月开始到6月间,这四大团伙在中俄列车和莫斯科疯狂作案达上百起,抢掠的财物价值数百万元。

牟其中近况(牟其中的最新动态)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俄列车大劫案中,第二波和第三波劫匪的头目还是情侣关系。他们原先也做过倒爷,并因此赚了不少钱,可是后来两人好吃懒做,还去赌博,将赚到的钱挥霍一空,但是又不想辛苦再做倒爷,于是就组织起抢劫团伙,专找倒爷下手。

除了会面临前面说的这些困难和危险外,倒爷们最关注的就是如何将自己的货物卖出最高的价格。

一般来说,列车到了乌兰巴托,就会有很多人争相购买倒爷们带来的货物。在这样的情况下,往往很多人还没到莫斯科,手上的货物就卖光了。

不过那些经验丰富的倒爷们却会沉住气,把货物留到莫斯科再卖,因为只有在莫斯科,中国的商品最为抢手,也能卖出最高的价钱。

倒爷们卖完货物后还面临一个问题,就是该怎么数钱,算算自己到底赚了多少。

90年代的莫斯科搞休克疗法,结果经济濒临崩溃,卢布大幅贬值,所以就一件皮衣而言,可能也要卖一大捆卢布,你一张张数根本数不过来。

当时很多倒爷都是随身带着点钞机,据倒爷回忆,在卖完货物后,最美妙的事就是自己一个人躲在旅馆中,拿出点钞机,听那点钞的声音。而按照很多倒爷的标准,如果点钞机点钞超过半个小时,就说明这趟生意比较赚,可以算得上是成功的。

牟其中近况(牟其中的最新动态)

不过在莫斯科期间,很多倒爷还要经常面对俄罗斯警方的各种“盘查”。这些俄罗斯警察知道中国的倒爷做的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生意,而倒爷们为了少惹麻烦,一遇到警察就会主动拿钱给对方“平事”,久而久之,双方也算是形成了一种默契。

倒爷们要想将卖货的钱拿回中国,要先将卢布拿去自己信任的地下钱庄换成美元,这样才方便携带,否则你拿着一大袋卢布上列车,不方便不说,实在太惹眼容易招惹麻烦。

另外,当时除了坐中俄班列倒卖货物外,还有的倒爷会通过坐飞机从中国倒卖货物去俄罗斯,这样自然更加安全。

不过这些倒爷一般就是“官方倒爷”和“洋倒爷”,像“民间倒爷”一般都舍不得这个机票钱。

所谓“官方倒爷”,其实就是当时国营的外贸公司的工作人员。当时牟其中“罐头换飞机”的壮举,不但让很多百姓看到了商机,一些国营外贸公司也一样,跟着加入了“倒爷”的行列。

而洋倒爷,则是来自俄罗斯以及其它独联体国家的商贩。这些洋倒爷都财大气粗,往往会通过直接包机的方式,从中国倒卖货物到俄罗斯。

牟其中近况(牟其中的最新动态)

在1993年到1995年最火爆的时候,天津机场每天都有二十几架飞机在停机坪等待装货,将中国各地的货物,比如天津的服装鞋帽、河北的皮衣、南方的小商品等等运往俄罗斯。

据粗略统计,从1992年到1998年间,每年都有几万名洋倒爷往返中国和俄罗斯,每年他们从中国捎走的货物价值几十亿元。

不过差不多从1997年开始,包机的洋倒爷开始渐渐减少,因为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贸易开始越来越正常,也越来越规范,而包机的利润则越来越小,再加上很多俄罗斯飞机使用年限已到,纷纷退役,使得飞机运量减小,运费更贵,所以这门生意越来越难做。

至于民间倒爷,也因为中俄建立了正常的贸易渠道,差不多从2000年后开始退潮。到了2007年,俄罗斯规定,外国人不得在俄罗斯从事贩卖商品,倒爷几乎彻底退潮,很多原来的倒爷都改行做起了中介之类的生意。

所以这一次,俄罗斯由于受到西方制裁,一些贸易渠道受到影响,在市场的迫切需求下,还有俄罗斯方面的鼓励乃至支持下,说不定又会出现新的倒爷潮,这对于一些人来说,或许也是个大商机。

好啦,那么今天就聊到这里,我们下期不见不散,祝福大家。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akx2sc.com/2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