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文学怎么取消自动续费,百度文学怎么取消自动续费会员?

百度文学怎么取消自动续费,百度文学怎么取消自动续费会员?

作者:潘成祥

一场大雨,让万佛山的天空更蓝了,白云也显得清晰柔和。山坡上点缀着映山红,粉的,红的,一片片,一丛丛,掩映在满目的新绿之中。虫鸟不知疲倦地欢唱着,间或有小松鼠跳上窜下。

这天是清明节,父亲的十周年忌日。方涌和妹妹方慧在父亲的坟前烧了纸钱行完大礼,就沿着山路回家了。母亲五十岁刚过,脸上却布满皱纹,手也变得黝黑粗糙,正在院子里杀鸡拔毛。灶台上摆放着洗净的蔬菜瓜果,两人就帮忙下厨炒菜,聊些陈年旧事。

去年,兄妹俩本科毕业,都找到满意的工作。方涌在省城一家银行上班,方慧在上海一家外企上班。父亲去世后,母亲一个人供他们俩读书,尝尽了生活的艰辛。

吃饭的时候,方涌察觉到母亲心思重重,估计舍不得兄妹俩明日返城,就说:“妈,您再坚持几年,我和妹妹都说好了,无论谁先在城里买了房子,第一时间把您接过去。”

母亲长叹一口气,说:“这事先不急,倒是有一件事憋在心里好多年,是时候跟你们说了。”

兄妹俩微微一怔,疑惑地看着母亲。

母亲说:你爸去世十多年了,可这么多年供你们读书的钱从哪来的?你们知道吗?

方慧说:“是啊!我们也想过这事,一直也没敢问。”

母亲说:“那年春天,你们俩读初中一年级。你父亲开拖拉机去山上运木材,据说是为了避开羊群,操作不当,坠入山涧。交警认定属于单方事故,没有责任人,车辆也没买保险。”

方涌说:“按说养羊的人,多少有点责任吧?”

母亲说:“养羊的人不承认,我们也没啥证据。那时给你爸办丧事的费用,都是借来的。当年秋天,我正在为你们的学费发愁,发现银行卡上收到2000元钱。后来,我每个月都能收到,持续十年,从未间断。直到今年元旦,我就再没收到汇款了。要不是这笔钱,就凭我种几亩地,无论如何也没有能力供你们读大学呀!”

兄妹俩很惊讶,方慧说:“那你去银行问问这钱是谁汇过来的呀!”

母亲说:“我去银行问过,工作人员说转账人叫武大寨,其他信息拒绝提供,可我也不认识这个转账人啊!”

方涌说:“是的,银行有规定,不能透露持卡人隐私信息。那他为什么要给你汇钱呢?”

母亲说:“我曾一度怀疑这个人跟你爸的车祸有关,可能是他怕坐牢又心存愧疚,才暗中给我汇钱。我让派出所帮忙查,民警说我仅仅是猜测而已,没证据就不能立案,没立案就不能查询。现在你们都长大了,想办法把事故原因查清楚,争取把责任人绳之以法。”

方涌想了一下,说:“你明天去银行把转账记录打出来,这事我来想办法。”

母亲点点头,说:“嗯,我就是这个意思。”

第二天,母亲送兄妹俩返城,顺便去镇上银行把转账记录打印出来,再交给方涌。方涌回到单位后,利用调试系统软件的机会,把转账人的身份地址记在心里。

武大寨是上海青浦人,49年出生,今年应该73岁了。方涌打电话把这个信息告诉母亲和妹妹。三人商量好了,五一节期间,一起去寻找这个汇款人,让方慧做好接待工作。

五一节这天,方涌和母亲从合肥坐动车去上海,与妹妹汇合。三人按照地址找到武大寨居住的小区,当他们敲开202室,开门的却是个带娃少妇,问:“你们找谁?”

方涌说:“您好,打扰了,这是武大寨老先生的住处吗?”

少妇说:“不是,你们搞错了。”

方慧说:“可我们查过老人的身份信息,地址就是这里啊!”

少妇想了一下,说:“对了,我们这房子是多年前买的二手房,户主姓武,但不叫武大寨。”

方涌说:“武大寨老先生今年70多了,会不会是以前房主的父亲呢?”

少妇说:“有可能,你们找他什么事啊?”

方涌灵机一动,说:“我们是来还钱的,十多年前,我母亲借了老人的钱,一直也找不到他人,麻烦你帮忙查一查。”

少妇笑了,说:“这年头,还有这么诚信的人呀!快进来坐,我看看当初的购房合同。”

三人赶忙道谢,走进客厅坐下来。少妇去卧室把购房合同找出来,按照上面的电话号码打过去。

“武先生,我是以前买你们家房子的小孙啊,还记得吗?”

“哦!记得,有什么事吗?”

“刚刚有母子三人来找武大寨老先生,说以前就住我这里,您认识吗?”

“武大寨是我父亲,他们有什么事吗?”

“说是找老人还钱,可以把你的电话地址告诉他们吗?”

“可以啊!让他们来居委会找我,我在加班。”

那少妇把武先生的电话和地址抄给方涌,再告诉他去居委会怎么走。方涌母亲连声道谢,还从口袋掏出200元往小朋友手里塞,说是给小朋友买玩具。

三人匆匆来到居委会。武先生很热情地接待他们,说:“武大寨是我父亲,已经去世六年了,没听说有人借他钱呀!”

方涌听说老人已去世,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如实讲了一遍。武先生笑着说:“这事我知道,父亲临终前跟我说过。多年来,这钱都是我用老人的银行卡汇过去的。”

十年前的春天,武大寨夫妇俩开车去皖西的万佛山游玩。车子到了一个叫方冲的村子,他们决定步行爬山,一路拍摄风景。没走多久,老太太感觉累了,正巧遇到方涌父亲开拖拉机过来,就请他帮忙稍上一程。

拖拉机开了几里地,老太太看到山坡上映山红开得正旺,要求下车拍摄,让方涌父亲开拖拉机先走。武大寨给20元钱作为车费,拉扯了好久,还是被婉言谢绝了。

夫妇俩继续往前走,感叹当地政府精神文明工作做得扎实。突然,他们看见前面山坡下围了好多人。原来方涌父亲开拖拉机摔入山涧里,车毁人亡。据目击者讲,司机是为了避开突然闯入路中的羊群,慌乱之下操作不当导致的。

老太太把老头子拉到一边说:“好险啊!幸亏我们俩提前下车了。”

武大寨却陷入沉思,表情严峻。看到如此恐怖一幕,老两口没心思游山玩水了,当天就返回上海。

武大寨是某高校退休法学教授,他对老伴说:“这事从法律层面讲,我们没有责任。可你想呀!假如我们没有拦车上车,没有下车付钱,司机在那个地点就遇不到羊群,那他发生交通事故的几率就很小,我们要从道德层面给这个破碎的家庭一些经济帮助。”

后来,老人通过学生打听到方涌一家的情况,每月给他母亲汇款2000元。老太太去世不久,武大寨也去世了。老人临终前嘱咐儿子武先生:“从我的遗产中按时汇钱,直到两个孩子大学毕业。”

母子三人听得泪流满面,方涌激动地说:“武先生,从明年清明节开始,我们全家都会去老两口的墓地祭拜。”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akx2sc.com/9769.html